现在火的小说流放后成了团宠小福包免费阅读大结局

来源:yw   作者:我爱吃小鱼仔   时间:2022-09-27 20:03:09

主角是陆安然陆文亦的小说叫做《流放后成了团宠小福包》,是作者我爱吃小鱼仔的一部穿越小说,小说情节跌宕起伏,写得非常精彩,值得推荐,一起来阅读吧。末世大佬陆忞与虫族大将‘虚’同归于尽后穿越到了夏朝的小农女身上。刚穿过来,一家子就被流放。幸好陆忞自带空间和异能,一路上用物资养着一家人,又想办法去掉奴籍,当上了城主。获得一城的她,带着一家人和满城老弱妇孺,大量搞基建,种地。为了保护家园,又打击了匈奴,重创鞑子,三破高丽,成为了大夏镇国侯,唯一的女官。只是……“我把这天下都送到了你手上,你还想要什么?”某人嘴角浅

第二章

第二章 末世大佬

“四妹!”

“四妹!”

“嗳,嗳,娘在,娘在。怎么样,然儿,感觉怎么样了?”妇人焦急地开口,还将陆安然往怀里拢紧。

“兜兜!”

“小兜兜啊!”

一堆焦急关切的声音响起,视线渐渐清晰的陆安然只觉头顶天空似乎又小了一圈,被他们的脑袋给挤的。

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听一道浑厚嘶哑的声音道:“大妮,赶紧给兜兜再喝点儿水。”

“诶,好。”妇人点头,连忙接过水囊,将水喂给陆安然。

陆安然之前其实也没喝够,现在又有了水,自然是来者不拒。

但就在她喝水的那一刹,一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瞬间涌上了大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记忆并不多,所以很快就接收完了,喝水之间已经整理清楚。

她这是穿越了。

穿到了一个同名的八岁小孩身上。

喂她喝水的妇人是她娘——柳大妮,现龄32。让她娘喂她喝水的是她爹——陆文亦,现龄33,是个童生。

围在周围的分别是她13岁的二哥陆子期、11岁的三哥陆寻、52岁的爷爷陆大成、48岁的奶奶杨芬陆杨氏,以及她爹怀里抱着的才6个月大的弟弟陆启。

她爹这一支是陆家行三,她爷爷这一支是陆氏行五。

她爷爷陆大成二十岁的时候考中了秀才,人年轻又意气风发,一鼓作气地想要考举人,但是连续考了五次都没考中,便没了那个心思。

30岁时回到村里做了教书先生,十分受人尊敬。

她爹18岁的时候考中的童生,准备去考秀才的时候生了一场大病,一病病了三年,花了不少家里的银子,因此也熄了赶考的心思。

一门两童生,一家子在村子里也是体面十足的了。

只是生活依旧还是拮据,只稍稍比那些揭不开锅的人家好上那么一点儿,但也可以说得上是和美的。

本以为一家子就这么和和美美地过下去了。

岂料,当今户部尚书因贪污被查,涉案金额巨大,株连九族。

而他们这一氏族的老大爷,好死不死的就是那第八族的庶出,而且还不知道是哪一个边边的,大概就是刚好踩到九族线的那一支。

所以……

就这么被牵连了!

也幸而是踩到线而已,没被砍头只被流放,只是家产全被充了公。当然,那家产也没啥,就那么十几两银子和一些米粮。

前身可能是因为年纪太小,记不清别的,只有这些记得最清楚。

朝代皇帝别的王朝这些,是完全不知道的,只知道最大的官是县令。

小孩子不清楚这些,所以记得乱七八糟,这些推理还是她整理后才知道的。

知道了这些,陆安然只是在心里微微轻叹一声,并没有什么失落的感觉。

流放而已,比起末世里被丧尸和人类围杀根本不算什么。

没错,她并不是从和平年代穿越过来的,而是从丧尸横行、动植物变异、虫洞爆发,皆以人类为食的末世穿来的。

不但如此,她还在末世里挣扎求生存活了二十余年,是人人闻风丧胆的雷皇。

为什么是雷皇?

因为她在28岁时被好友背叛,在一次丧尸潮时将她推了进去,绝望之下,她杀了不知多少丧尸。

就在绝望地准备放弃之时,她却发现有个丧尸脑袋里有一颗蓝色的雷系晶核,于是,奋起搏杀,直接搅碎了丧尸的脑袋,将晶核抓起来全部吞掉,最终觉醒了雷系异能。

虽然觉醒了,但她并没有去实验。

此后,她便开始杀人、杀丧尸、杀异种、杀虫族,有一次她杀了一只空间系的虫族后,发现自己的意识海里多了个小小的空间。

里面虽然什么都没有,但却实实在在的能放进东西。

她猜想,这东西可能是那只虫族所有,死了之后被自己的雷系异能劫掠过来了。

为了验证这个猜想,她不断地斩杀空间系虫族。

果然,随着她的斩杀,那空间越来越大,渐渐的,那面积扩大得堪比一座城市,甚至还出现了好几座山。

她便利用这个空间,直接装了数十栋商超和商贸城,这样她便吃喝不愁了。

但在她48岁那天,虫洞进入了一个极强的空间系虫族,名字叫做‘虚’。

那一天,包括她在内,一共十四个五级异能者进攻,死了八人,最后还是她冲进它的嘴里自爆才杀了它。

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,却没想到,她居然穿越了!

虽然开局就是流放,但总比被杀好。

只要人还在,一切,都可以重来。

所有的思绪不过就在须臾之间,陆安然微微摇头:“娘,够了。”

“不喝了?”柳氏不放心地问,见陆安然点了点头,这才放下心来,将水囊递给了身后的陆文亦,继而道:“来,然儿,娘背你走。”

看着柳氏那干枯的头发、开裂的嘴唇以及满面的灰尘,她摇了摇头:“我能走。”

“走什么走!”陆文亦见她要下地,两眼一瞪,将怀里的婴儿递给了柳氏,道:“大妮,你抱着崽崽,我来背兜兜。”

“好,”柳氏赶紧接过人,又叮嘱道:“她爹,你要注意点儿然儿,多给她喝点儿水。”

“我知道的。”陆文亦点了点头,转身就将陆安然背了起来。

陆安然本来想自己走的,但是前身太弱了,又走了这么久,身子骨受不住,便不再拒绝,任由他背着。

而后,闭上双眼,意识沉入了自己的空间。

“四妹……”陆寻(三房三儿子)开口准备说话,但一见陆安然闭上了双眼,便止住了声音不再开口,转回头跟着柳氏的脚步向前走着。

烈日炎炎,押送的衙役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珠,见众人脚步缓慢,便提起鞭子啪的一声甩在地上,大喝:“给老子走快点儿,天黑之前到不了驿站,是死是活,那可不管老子的事了!”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