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门小说陆安然陆文亦by我爱吃小鱼仔 穿越是从流放开始的小说全文阅读

来源:yw   作者:我爱吃小鱼仔   时间:2022-09-27 20:07:46

向大家推荐一本穿越小说《穿越是从流放开始的》,作者是我爱吃小鱼仔,主要故事围绕主角陆安然陆文亦展开,一步一步的来吸引读者,就好像是一盘美味的食物等待它的主人,文笔超赞,情节跌宕,值得推荐。末世大佬陆忞与虫族大将‘虚’同归于尽后穿越到了夏朝的小农女身上。刚穿过来,一家子就被流放。幸好陆忞自带空间和异能,一路上用物资养着一家人,又想办法去掉奴籍,当上了城主。获得一城的她,带着一家人和满城老弱妇孺,大量搞基建,种地。为了保护家园,又打击了匈奴,重创鞑子,三破高丽,成为了大夏镇国侯,唯一的女官。只是……“我把这天

第九章

第九章 不准看

这话一出,陆兴(大房二儿子)只觉一阵心塞,得,这妹妹是给别人养的了,白瞎他以前对她那么好。

对她好不好,陆安然不知道,晕倒的那一刹,她灵魂便直接进入了空间。

此刻,空间里四下无人,唯有一座小岛漂浮在上空,阵阵白雾缭绕其上,如烟如纱,虚无缥缈。

滋~轰——

忽而,一阵雷光大作,好似天空爆裂开了一样,白光肆虐,一道雷霆猛然劈在了灵泉岛之上。

泉水水面不再平静,合着四周一起不断地闪烁着紫色的光芒。

而在那泉水边的巨石上,灵魂体的陆安然浑身抽搐,头发尽竖。咬牙隐忍中,那一道道雷电接连不断地冲刷着她的灵魂。

痛!

非常痛!

但是为了稳固自己的灵魂,陆安然不得不这么做。

按理说,在和虫族将领‘虚’同归于尽时她就死亡了的。但是因为虫族将领‘虚’的天赋是空间切割,所以在爆炸的那瞬间,它切割了空间和时间,她才得以穿越。

但也因为如此,爆炸和空间乱流冲伤了她的灵魂,使得她的灵魂变得十分稀薄和飘忽,她感觉得到,如果自己的灵魂就那样下去,总有一天会消散。

所以,她不得不忍痛去稳固。

而此刻,她又十分庆幸自己的异能跟着过来了,否则,她很可能会去找雷劈!

自己的异能她尚能控制,大自然的话……

还是算了吧。

“呼~”

持续了半个小时,陆安然终于停止了下来,仔细感受了一会儿,才缓缓睁开眼睛:“果然可以打磨凝聚,只是效果不是很好,以后有得淬炼了。不过……”

灵魂太强,那具身体受得住吗?

思及此,陆安然微微皱眉,“看来,下次还是得本身一起进入空间了,灵魂肉体一起淬炼,这样也能同时成长,而不至于承受不住爆体而亡。

对了,之前还没来得及拿吃的!”想起自己出去是为了实验自己的异能和拿吃的出来,结果还没拿就晕了过去,这实在是……

“算了吧,以后有的是机会,现在人多眼杂的。而且,前身的二哥……”

想到之前那孩子眼底一闪而过的深思,陆安然皱眉的同时又觉得一阵好笑:“倒是个精明的。也罢,以后好好引导一番便是。只是这小孩子的卖萌……”

她真怕自己做不来!

摇了摇头,她闪身出了空间。

出空间的一刹,极度冰寒的温度瞬间将她包裹,冻得她一个哆嗦,条件反射地抱住了自己,几乎同时,一双大手将她抱进了怀里。

陆安然浑身一僵,体内的雷系能量瞬间活跃起来,她抬头,迎上了一双浑浊却带着慈爱的的眸子,以及那满是褶皱的面庞。

“兜兜冷了是不是,爷爷抱紧些就不冷了。”说着,老人抱她的力道又紧了几分。

原来是前身的爷爷啊。

虽然有些不自在,但她还是放松了下来,体内的雷系能量也渐渐沉寂。

“爷爷。”

“嗯,快睡吧,明儿个还要赶路。”

“哦。”陆安然点了点头,暗地里调动自身的异能在身体里四下游走,瞬间便将那刺骨的寒意完全驱除,此刻,她是一点儿都不冷了。

人暖和了,又没了睡意,便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。

首先看到的,便是紧挨着她爷爷睡的陆杨氏,也就是她那便宜奶奶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太冷,她身体时不时地打哆嗦。

想到自己得了前身的身体,理应有所报答,而且只是保护她的家人而已,她也算是占尽了便宜。

便开口道:“阿爷,你让奶挨火堆近一些,要么让爹把火堆移过来一点儿,奶冷得都发抖了。”

听到这话,陆老头还没开口,旁边的陆文亦便转头看向了陆杨氏,见她真的在打哆嗦,连忙将火堆往她那边移了过去。

这一移,陆杨氏果然不再发抖,人也睡得安稳了些。

见此,陆老头和陆文亦不由得松了口气,陆文亦还给柴火加了几根粗柴,这才抱着柳氏靠着墙睡了过去。

陆老头也打了个哈欠,闭上眼继续睡。

陆安然灵魂经过雷电的淬炼后,凝固了许多,是以并不困倦,反而十分精神。

她扫视了一圈,发现到处都是火堆,有的熄了,有的还燃着,火堆的周围都是人,躺着,坐着,靠着,什么样的都有。

即使是那几个官差,也围坐着休憩,不知是睡还是没睡。

扫视了一圈下来,陆安然发现了一件事

——犯人少了至少三十人!

有男有女也有小孩和老人,应该是逃走了。

这个想法令她感到些许讶异,逃走?居然还成功了?

那些官差不知道吗?

疑惑着,她看了那些官差一眼,异能活跃的她发现,有五个官差并没有睡觉。

这么说来,他们是知道有人逃走的,只是并不想去管罢了。

流放的路途十分遥远,逃走死亡都是家常便饭的事,他们确实不想去管。

至于为什么,其实很简单。

路引都在他们手上,那些犯人逃走就是黑户,除了落草为寇还能干什么?

就算命好有村子收留,但是如果被查出来,全村都会被连坐,所以没有哪个村子敢收留没有路引的人。

所以他们从来不会去管逃走的人,说来说去都是死,他们为什么要管?

陆安然虽然不知道这些,但也知道古代有路引这东西,和现代的身份证一样是很重要的东西,所以没想逃走。

而且就算逃跑成功了,那就真的祖祖辈辈都是见不得光的黑户加奴隶了,她还想去掉奴籍这玩意儿呢。

更何况有空间和灵泉这俩大杀器,她就不信到不了目的地。

只要到了目的地,一切都有机会去改变。

“会好的。”轻声嘟囔一句,她便靠着爷爷准备睡一会儿,倒头的时候,视线变换转移到了屋顶。

几乎同时,视线所聚焦的那处微微一闪,黑暗瞬间消失,露出了遥远的墨蓝星空,点点碎光缀于其上,璀璨又耀眼。

噌!

陆安然猛地坐得僵直,房顶有人!!!

相关阅读